|酒仙李白,斗酒诗百篇|名人与酒

详情

酒仙李白,斗酒诗百篇

2013-12-07

酒仙李白,斗酒诗百篇\

诗仙李白豪迈万千,最喜饮酒。众人评价李白,大多离不开两个字,“豪”与“逸”。杜甫借用樊哙痛饮斗卮酒的典故来体现李白的性格特点,表现得就是“豪”。李白既是诗仙,又是酒仙,每日必饮,每饮必醉,醉时长吟,妙语横生,正是酒壮诗魂,诗助酒兴。杜甫是李白的好友,非常了解李白。杜甫说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,正是抓住李白诗酒共兴的独特形象,突出李白的的豪放与才华,而不是想说明李白到底饮了多少酒。

有人说:“古往今来,数李白爱喝酒。李白不仅是‘诗仙’,而且是‘醉圣’、‘酒星’、‘酒仙’。世人道‘李白斗酒诗百篇’。喝下一斗酒,还能做出一百篇诗,可见一斗酒竟然都没让李白喝醉。”

另一位说:“李白爱喝酒不假,《太平广记》记载李白自幼好酒,但爱喝酒不等于酒量好。李白留下多少诗,不足千首,既然斗酒百篇,那么,李白活了六十多岁,一辈子喝的酒不足一石,算能喝吗?”

“李白的诗文很多丢失了,你哪能以他留传下来的诗篇计算呢?”

“李白的叔叔李阳冰为《草堂集》作序,说李白著述当时十丧其九,全算起来,李白一生饮酒也过不了十石。”

为这个话题,大家很有兴趣的讨论着。

    那么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该怎么解释呢?

裴斐作品《李白十论》(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)中《历代李白评价述评》一文说:“杜甫说李白‘斗酒诗百篇’”,并注明了引自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。

《杜甫诗选》(山东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研究室选注,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)中找到《饮中八仙歌》,发现原文与裴斐先生的引文不一致。原文写李白的四句是:“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原文与引文相比,原文是七言,不是五言;原文说的是“一斗”,而不是“斗酒”。我又查清代仇兆鳌编撰的《杜诗详注》和杨伦笺注的《杜诗镜铨》,两者都与《杜甫诗选》相同。我想,裴斐先生论文引用的是杜甫诗句的原意,并非原文。

或许有人会质疑,“斗酒”是否符合杜甫诗的原意呢?如果说它符合杜诗的原意,为什么杜诗不直接说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却说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呢?

《饮中八仙歌》写李白的四句诗中,第二句“长安市上酒家眠”和第四句“自称臣是酒中仙”,都有“酒”字。如果第一句说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在一首诗中“酒”字就用得太多,犯重复之病。再看这三处用“酒”的地方,第二句和第四句的“酒”字,别无替代,只有第一句的“酒”字,可以替代,所以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跟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的意思是一样的。

视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等同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的人,不独裴斐先生,古往今来,大有人在。仅举两例,以兹证明。

北宋诗人陈师道《和饶节咏周昉画李白真》诗:“青莲居士亦其亚,斗酒百篇天所借。”

南宋文学家楼钥《题贺监李谪仙二像》诗:“斗酒浇诗动百篇,鑑湖牛渚两俱仙。”

那么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或者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应当怎么解释呢?

萧涤非编撰的《杜甫诗选注》上说:“一斗诗百篇,是说才饮一斗酒就能写出百篇诗,写李白不但酒兴豪,而且文思敏捷。”

山东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选注的《杜甫诗选》上说:“斗:一种大的酒器。”

这两种解释大不相同,但他们都是当前注释杜诗的流行观点。我以为,前一种解释是望文生义,根本不是杜甫本意;后一种解释稍会杜甫,然而很不确切。

杜甫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山谷道人说杜诗无一字无来处,这话虽然说得有些过分,但是确实抓住了诗圣精通传统文化,善于灵活运用的特点。无论是“李白一斗诗百篇”还是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诗句中的“斗”,都是“斗卮”的简称。斗卮的故事见于西汉司马迁的《史记》。

《史记项羽本纪》写樊哙闯入鸿门宴后,“披帷西向立,嗔目视项王,头发上指,目眥尽裂。项王按剑而跽曰:‘客何为者?’张良曰:‘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。’项王曰:‘壮士,赐之卮酒。’则与斗卮酒。哙拜谢,起,立而饮之。项王曰:‘赐之彘肩。’则与一生彘肩。樊哙覆其盾于地,加彘肩上,拔剑切而啖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