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吐吐更健康|美酒文化

详情

吐吐更健康

2013-12-07

吐吐更健康


酒我喝的不多,洋酒,啤酒,黄酒,红酒,农家酒大概如此。洋酒我是不喝的,是喝怕了。记得第一次喝洋酒的时候,是在学校,同学倒一口过来,那时在打牌,瞄了一下,还说这么小气,就这么点。结果直接一口下去,十分钟左右,就感觉视线模糊,脑袋迷糊,直打呵欠。不行了,连爬到床上都差点摔下来……还有次是在应酬的时候,被人灌了,没品出什么洋味来,却吐得死去活来,舌干口噪的,第二天脑袋仍生疼,直接影响思维。从此就不喝这个了,还不如白酒的淳香,无非是占了一个“洋”字,哗众取宠间谋杀多少人民币。­

农家酒以米酒为多,也有荔枝酒什么的,这也是很少喝的。记得小时候有次人家结婚,餐桌上的酒是状元红,被大人哄着喝了一杯,由于我喜欢吃甜的东西,那酒也是甜的,挺好喝的感觉。加之可能大人的故意纵容,不知不觉喝了很多下去,结果直接就躺在地上睡着了,不省人事,什么时候让人给抱走了都不知道。还有次是在大学里面,三更半夜睡不着爬起来抽烟,适逢同学亮也睡不着。于是聊了下天,不巧却勾起了酒虫。那时所有的店都是关门的,有钱也买不到酒。我想到了以前志忠送我一矿泉水瓶的荔枝酒,放在那里一年都没动过,于是敲门索酒。这酒后劲也是极大,刚开始喝着没感觉,还没喝完这酒劲就来了,亮直接说不行了。这厮经常倒酒或都没状态的,我也是差不多了,加之尽兴了,索性就不喝了,却也不可避免的第二天头昏脑涨。­

红酒,我不能喝纯的,感觉涩涩的,我都要加雪碧,这样有点甜甜的味道,口感也好多了。否则难以下肚且易醉,看来我是天生没有那优雅,品不出那意味,索性也就让它俗了。但是这个喝多了也是会口干舌燥的,极其难受,所以也是不喜的。记得一个人的春节,一个人干了一瓶红酒一瓶雪碧下去,结果吐得稀里哗啦,勉强爬上床就不省人事,第二天也只能以粥勉强糊口。­真的是,好像每种酒都有惨痛的经历,但是我不觉得酒量差是什么可耻的事,本身如此,不能强求,故而就写出来,所谓吐吐更健康。嘿嘿!

白酒是不碰的。一则酒浅度高­,二来白酒要品,我这急性子做不出那种姿态上了不了台面。我总是喜欢一口闷的,所以也就干脆不碰,但却有时受不了那酒香的勾引,酒虫蠢蠢欲动。但是出来混的都要讲信用,说不喝就不能喝,所以也只好做罢。猜拳时都要以啤酒对之,三杯抵人家一杯,所以我往往涨得难受,人家还一副悠然小酌,如不动明王­的样子。此时我一边跑厕所一边暗地诅咒他赶紧醉,神啊,晚上让他头痛死吧……如果在第二天看见他们头昏欲裂吃不下饭的样子,又不免有点小窃喜,深以为自己的聪明:小样,瞧你昨天能的,还得瑟,现在知道苦头了吧。不过,我还是想想有机会去试下,小小试一下而已,却得抱着明天头痛的准备去的,因为实在对自己的酒量没有信心。作为国人没有喝过国酒,深以为憾,枉来一遭。

酒最怕混喝,我深受其害。一次是啤酒加可乐。呃,貌似这个变态了点,但是如果你喝过重庆的那种啤酒加枸杞什么的去煮的话,你就会觉得还算正常。啤酒加可乐,唯一的结果就是涨,极其的涨。两种液体,两个气体,不断地上涌,发生反应。­最后喝到一个人吐血,估计是胃出血,还好我没事,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后怕。一个就是年初的,啤酒,红酒,米酒什么的,喝得昏天暗地的。结果开车给开到水沟去了,差点毁容,可笑的是当时还和外甥说等舅舅来,晚上买炮给你放个够。这个事情上深以为耻,同学亦有诸多取笑,怎奈酒到深处,当局者不得自解,写出来以自省。